粤东文艺第22期同题诗《酒》

发布时间:2018-03-13 20:34

歌曲推荐:《茶酒伴》--谢春花 - 算云烟


十六字令



     文/云梦


酒,

深巷难藏馥郁幽。

花间饮,

玉液啜寒秋。





某人喝酒



       文/素爱


你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叫人如此着迷


某人喝酒

一餐两餐三餐

餐餐与你形影不离


宴会很多

某人很忙

今天谁谁要结婚请喝酒

明天谁谁要进宅请喝酒

有朋友自远方来要喝酒

朋友要出远门去要喝酒

高兴喝酒忧伤也要喝酒

早喝晚喝

山喝海喝

喝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喝个胡话不断谎话连篇

喝得身材走了样

喝得鼻子歪了梁


酒呀酒

你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叫人这般执迷


  

  

那一夜



             文/素爱


那是个什么样的日子

高脚杯在灯光下羽羽耀辉

如血的葡萄酒倒了满满一杯

我一饮而尽

因为你让我伤悲

葡萄美酒夜光杯

喝了一杯又杯

有谁陪我难过

摇摇晃晃掉眼泪

苍茫夜色中

你头也不回

没有看见我的眼泪

更不会在乎我的心碎

那一夜我喝醉了

满地狼藉

一屋生悲


2018.3.12




郎 与 酒





    文/云梦


郎喜饮,

他最爱的是酒。

聚会宴友忙不停,

玉液琼浆斟满斗,

直喝到天昏地也暗,

谈笑风生,酒后真言,

直喝到平坦大路变双道,

叔侄兄弟差辈了……


高兴时,喝二两,

浅斟细酌,悠哉悠哉!

他说辛勤劳作,

慢嚼细品可解乏。

烦愁时,喝三巡,

道是能解忧,

谁知酒入愁肠愁更愁,

最后江翻海倒了……


我伤感,我心忧。

怎奈何,郎与酒。

天长地久不分离,

海枯石烂两不休?


  

   

      

            文/创辉


榆钱换酔酬知己,

静夜倾杯怀故人。

自古唐诗醅绿蚁,

今宵拙笔叙红尘。



寒夜客至

           

               文/绿罗裙


夜静灯昏北斗斜,

倚栏嗟叹望天涯。

推门喜见来佳客,

美酒陪君醉凤琶。



1
与友浅酌




              文/绿罗裙


其实

并不喜欢酒的味道

只是

喜欢浅醉的感觉


朦胧间

世界披上了白纱

夜色飘满梦幻的泡泡

你的脸,红霞轻飞

你的声音,温润甜美


此刻

我们举杯小酌

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酒香

正如你我淡淡之交


不必言深

无须沉醉

你能来

我便满心的欢喜

满怀的幸福



无题

      

      文/星雨


眼前的白不是白,

成片成片地砸过来,

挥挥手,

那白还在,

消散了,

聚拢了。


伸出手,

一切那么近,

又那么远。

怀疑眼里进了砂,

又揉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隔着那白看见了黑,

于是,

任白存在,

任黑自行。

而你

是白里的黑,

还是黑里的白?!



酒后的散行

    

     文/陈文坤


骰子六粒 瓶盖三个 

昨夜酩酊的遗留品 

记载着昨夜的酩酊 

觥斛交错 眼酣耳热 

行酒赋诗 短句长调 

心中向往的上古之风 

似乎只剩下粗鲁的话语 

矫情造作的卡拉 

杯盘狼藉 声嘶面红 

无奈的才是昨夜的实境


骰子六粒 瓶盖三个 

散放于桌面 

零乱于我眼前 

散放于心田 

零乱了思绪 

信手掂起了烟 

信手叼含于嘴 

不需大脑的指挥 

摒弃了打火机 

摸出我的火柴盒 

抽出我的一段人生 

将就于黑黑的火药 

红与黑 黑与红 

温柔一刀 轻歌曼舞 

如同初恋的缠绵 

迸发出妖艳的火花 

点燃起注定扭曲毁灭的灵魂 

蛆附于骰子瓶盖中穿梭


清烟缭绕 袅袅朦朦 

懵懵瞢瞢 梦梦甍甍 

骰子还是六粒 

瓶盖还是三个 

小姐说二个庆百年 

你就来换我的一瓶青岛 

我说我何需庆祝我的二个百年 

我只需要那值千金的一刻春宵 

据说说错了话 便要有所报应 

于是我输了 于时我输了 

盅底的三与五 二同六 

冷蓝蓝的妖笑 祝贺我 

我的胃又将面临一次新的痉挛


欲醉便歌 欲歌便呵 

来一曲蔡琴的出塞曲如何 

堂堂男子 学伊呢哝 

哈哈呵呵 哈哈呵呵 

笑喘二三只醉鹅 

请让我唱一曲出塞歌 

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 

低沉仿似 悲凉更添阳刚 

我用了我曾是雄厚的底蕴 

骗取我久违了的泪河 

有泪如倾 只当醉后的婆娑 

你又能如何 歌中可也有你的渴望


骰子六粒 瓶盖三个 

永远也见证不了 

清风的清 明月的明 

明月 李白举杯遥邀 

青天 苏轼把酒试问 

骰子瓶盖 你们懂么 

三生石上的旧精魄 

还为前世的情人吟风弄月 

骰子瓶盖 你们又懂么 

恒古的叹息 夜夜的心 

碧海青天 不曾沾一滴露 

骰子瓶盖 你们就是不懂


骰子六粒 瓶盖三个 

请莫讥笑 昨夜 

我的临阵遁逃 

一路的呕吐 昨夜 

如同我这散散的歌 

如今我这散散的酒迹 

就是昨夜凌乱的堕落 

痛苦 缘于不彻底的堕落 

不彻底 缘于蔡琴的出塞歌


清烟缭绕 袅袅朦朦 

骰子还是六粒  

留下慢慢审阅 

瓶盖还是三个 

终要归于卖酒小姐的怀抱 

一宵的凌乱 疯长爬满了脸 

剃须刀的锋利 无庸致疑 

只是我心田的乱草 

却为何还是麻麻密密 

而最终的火熄烟灭 

化成掉落满地的灰烬 

又能说明什么

  




  • 【投稿须知】

  • 投稿之前,请作者先关注《粤东文艺》,然后直接留言,或加主编微信:lvluopqun 作者投稿的稿件须附有作者的简介和照片;稿件须为原创作品,欢迎首发。切忌一稿多投、抄袭,文责自负。稿件如果半月内没有采用,请另投他处。作者稿酬来自打赏。300字以上原创作品设赞赏,赞赏十元以上,全部发还作者为稿费,赞赏十元(包括十元)以下者,不再发放。无打赏,无稿酬。稿件自发布之日起,七天后,稿酬以红包形式发放。







powered by 魔灵书 © 2018 WwW.molingshu.Com